快捷搜索:

第一百九十四章 突围

    九天中,黑色雀羽飞舞,兽爪裂开,血雨洒落,非常惊人。
 
    大战非常惨烈,灰发老人发狂,而四大至强者也拼命,霞光霍霍,瑞彩缭绕,杀气澎湃,大战到了白热化。
 
    “噗”
 
    灰发老人如一头古神,勇不可挡,将南陨神山的人形生灵的肩头削掉,差点就将他斜肩斩为两段。
 
    那口断剑发光,锈迹全部脱落,比日月星河还璀璨,像是可以映照出人的魂魄,令老人缓慢觉醒,释放出不朽的气息,大杀四方。
 
    符文交织,如星河一挂又一挂,从那天外垂落下来,断剑如一轮太阳斩来,铿锵一声将穷奇的一只牛角击断,让它大叫不已。
 
    兽吼声震天,鲜血洒落,灰发老人与断剑合一,晋升无敌境,有一种舍我其谁,惟我独尊的气概,神威不可抗衡。
 
    “杀!”
 
    四大至强者大喝,全都血拼,竭尽所能要合力诛杀他。
 
    “这老东西真是棘手,但我看你能发狂到几时!”吞天雀喝道。
 
    他们已经看出老者身体有大问题,其头颅被插入一柄古剑,让他的状态很不稳定,在不断淌黑血。
 
    老人嘶吼,双眸空洞,但是杀气却越发的盛烈了,剑气凌云,黑色符文闪烁,竟形成一道道神链,交织在空中。
 
    看起来很诡异,神链哗啦啦作响,如仙金铸成,闪烁乌光,密布在虚空中,截断四大强者的后路。
 
    而且。黑色神链蔓延,要将他们全部锁困,晶莹闪亮,气息恐怖。渐渐弥漫出一层雾霭,笼罩了九天。
 
    “杀!”
 
    四大强者见状,也都拼命,这个老家伙太可怕了。不愧为一代鼻祖,竟然可以对抗他们四人,越发的强大了。
 
    横空而过的巨翅,也不知道有几千里,扇动时令域外的陨石都崩碎了,巨大的穷奇一声吼啸,九天都在摇动。
 
    南陨神山的人形生物发光,手持黄金骨幡,摇动苍茫天宇。让域外星辰都仿佛颤抖了起来。
 
    嶷山的强者更是散发宝辉。脑后的神环急骤放大。宛若一**日压在天宇间,闪烁金色的光芒。
 
    四大强者纵横冲击,欲击断黑色的神链。围绕着老人厮杀,希望将他击毙在这天穹上。以绝后患。
 
    然而,老者的强大超乎他们的想象,有无尽潜能,越战越勇,手中断剑灿烂,横斩竖劈,噗的一声将吞天雀的以另一只羽翅斩断,血液溅起很高,九天都被染红了。
 
    “哧”
 
    剑芒如虹,将穷奇的胸口洞穿,出现一个血淋淋的大洞,前后透亮。
 
    同一时间,两个人形生灵也都遭创,嶷山强者脑后的神环被切开,就是后脑都被斩下一块,让他惊惧大叫。
 
    至于南陨神山的强者也遭创,手中黄金骨幡被削掉一截,手指头断落多根,不断的淌血,让他极速倒退。
 
    “祖师神武!”
 
    “为祭灵大人报仇!”
 
    大地上,补天阁众人看的热血沸腾,心中激动无比,希望灰发老人将四大至强者全部斩杀个干净。
 
    数十年上百年前的门人回来了,甚至有更古老年代的门人来援,令净土中的弟子突围了出来,而此时见到这样一幕,很多人想再次大杀回去。
 
    “不要莽撞,能够活着离开就好,这是凌天侯、岐山族主、战王等人来援的结果,莫要辜负了他们的一番心意。”补天阁阁主劝阻,不让他们冲动。
 
    他仰望苍穹,心中不安,灰发老人的状态很糟糕,那口古剑抖动,让其头骨出现裂痕,黑血打湿了发丝。
 
    果然,一番激战,重创四大强者后,灰发老人一阵踉跄,他虽然在嘶吼,但终究是没有能拔出那口古剑。
 
    在铿锵声中,那口剑震动,又再次缓缓插回其头颅,令他口中淌黑血,头骨裂痕变大,身体一阵摇动。
 
    “我们走!”补天阁阁主大吼道。
 
    他的心在滴血,看着净土破败,被众多生灵占据,在这里接受洗礼,他很难受,但是却没有办法。祭灵殒落,鼻祖本已逝去,而今莫名现身,状态却很糟,时间一长,吞天雀、穷奇等多半会挣脱,大发凶威。
 
    “拦住他们,不要放走!”
 
    有人大喝,许多强者也都在仰头观望,看到了灰发老人状态不佳,出了问题,心中的恐惧渐消失。
 
    “补天阁的鼻祖早就死在了上古,这不过是残尸遗念而已,不用怕!”
 
    “杀啊……”
 
    一瞬间,地面上喊杀震天,所有人都再次开始冲击,围困补天阁众人。
 
    “不要恋战,我们分头走!”补天阁阁主命令道,让门人分散,朝不同方向突围而去。
 
    庆幸的是,他们已经逃出大包围圈,现在的情况比不久前好多了。
 
    “师兄保重,我带着一部分门徒走了!”有人过来道别。
 
    “好,我等分头行动,将来无论是谁活下来,都一定要重建补天阁!”
 
    一些人过来与阁主道别,而后各自带领一股人马杀了出去,闯向不同方位。
 
    慕炎、柳老等几位老祖亦是如此,大开杀劫,要趟出一条血路来。
 
    “吼……”
 
    你们走不了,远方有黄金光芒闪烁,来自太古神山的可怕生灵出现,正是黄金兽,他占据了一个方位,截断前路。
 
    “拓跋家族诸祖在此,你们一个也比想逃!”
 
    另一个方位,几名老头子大喝,眸子开阖间,神芒如电,带领黑压压的一群人阻挡在一方。
 
    “西陵兽山飞蟒王在此,我看谁敢逃!”另一个方位,出现一头巨大的飞蟒。通体闪烁霞光,如一条山岭般横亘那里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诸多方向都有可怕的强者拦路,事情并非想象的那么简单,情况依然危急。
 
    “一群跳梁小丑而已。也敢阻我去路?!”战王相当的强势,一冲而过,击溃了一群强者,率领众人突围。
 
    “杀啊……”
 
    雷祖慕炎在另一个方位。释放球状闪电,当即便有成片的强者横飞,化成焦炭,而后又在空中炸碎。
 
    这是一片可怕的战场,补天阁众人与十方强者大战,突围出去后,发现还有生灵,只能一路血战。
 
    “杀啊!”
 
    “不要放他们走掉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十方皆战,杀到沸腾。但凡与补天阁有仇怨的人都在今日出手了。最为可怕的是有太古神山如嶷山等表明了态度。遣出黄金兽,这是一种灾难性的后果。
 
    这是一片乱战之地,喊杀震天。血染红了大地。
 
    小不点跟着冲杀,彻底打懵了。都不知道在跟着哪位老祖逃亡了,杀到浑身是血,在人群中纵横。
 
    现在,他已经不辨方向了,跟着一群师兄弟飞逃,一路闯关与大战。
 
    “噗”
 
    六七位长老为了守护他们这群人,战在最前方,结果都被击杀。那是一头古兽,狰狞无比,恐怖滔天,一只爪子拍落下来,山峰都粉碎了。
 
    “长老!”众人悲呼。
 
    “畜生!”远方传来怒喝声,补天阁阁主、陶冶等也正好在这个方位,他们合力催动补天阁至宝,一个黄澄澄的葫芦。
 
    “轰”的一声,那葫芦放大,混沌气弥漫,镇压而下,将古兽震的炸碎,化成一片血雾。
 
    众人顿时震惊,让开一条道路,无不悚然。
 
    “该死,敢杀吾弟子!”一头黄金兽出现,人类的躯体,满身的金色毛发,号称神仆,侍候太古神兽,法力高强,恐怖滔天。
 
    “嗡”
 
    黄澄澄的葫芦发光,再次被祭出,轰的一声,将黄金兽震的横飞,口中咳血。
 
    “好强,不愧是至宝!”黄金兽吃惊。
 
    这个葫芦大有来历,也是祭灵结出的,只是并未成熟。上古年间,天地动乱,神藤参战,守护净土。在那一战中,它遭受了无法想象的重创,几乎身死,也正是因为如此,落下病根,导致它而今支撑不住了。
 
    当年,它曾开花,结出一个葫芦,可惜还未长起来,就因那种伤势而提前脱落。
 
    由于生长时间极短,而且耗尽元气,所以这个葫芦脱落下就意味着会化成光雨而散掉,因为远未成熟。
 
    然而,补天阁内的前贤想尽办法,动用诸多灵物,炼化进葫芦身中,总算将它保住。
 
    按理来说,这个葫芦提前脱落,威力不会很大,但毕竟为神藤的结出的,百般祭炼,依旧成为补天阁的护道法宝。
 
    这里剧战爆发,远超众人想象。
 
    小不点随着人群远去,这里的战场四裂,他们插不上手,逃亡是最好的选择。
 
    “杀啊……”
 
    随着喊杀声,众人一路冲闯,逐渐分成很多股,各自逃向一方。
 
    “大胖子!”
 
    突然,小不点惊讶,看到火灵儿立身在远方一座山峰上,旁边有一道发光的古战车,停留在那里。
 
    “父皇,救救我的师兄师姐他们吧。”她央求。
 
    “好,你在这里洗礼成功,毕竟也曾拜入补天阁门下,我欠下了他们一份情,这一方的人我来救。”
 
    辇车中,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。
 
    轰!
 
    下一刻,古战车发光,宛若一轮太阳,且有无尽符文密密麻麻的亮起,照亮了乾坤,可怕的气息如汪洋般浩荡。
 
    拓跋家几位老祖追杀到此,都是一惊。
 
    而补天阁这个方向的领军人物浑身是血,战到癫狂,身体都快碎掉了,即将殒落。
 
    就在这一刻,那战车发光,笼罩此地,结束了这一战,那声音宏大而威严,道:“拓跋族,请退开。”
 
    “火国人皇,你不该干预这件事!”拓跋族一位老祖大声道。
 
    “这件事我要管!”古战车中只有这样几个字。
 
    “你……”
 
    拓跋族的人惊怒,但是又很畏惧。
 
    “嗡”的一声,战车发光,有金色符文组成一片光幕,直接笼罩了所有补天阁的门人,他们从原地消失,而后被送出去十几里远。
 
    “你……”拓跋族的年轻人想要阻拦。
 
    但是,几位老祖急忙制止,生怕冒犯人皇,惹来大祸。
 
    他们转身就走,欲绕道过去,继续追击。
 
    然而,人皇抬手,辇车中飞出一道炽盛的光,横断前路,直接就给封印了这片山地。
 
    “欺人太甚!早晚有一天……”拓跋族有一位年轻人杰咬牙。
 
    一道神光飞来,要将他笼罩。拓跋族一位老祖见状大惊,竭尽所能,拍出一片汪洋般的符文,对抗那道光,想救下自己的孙子。
 
    “噗”
 
    这位老祖的手臂炸开,化成血雾,人皇威不可抗!而他的那位子孙更是直接化成一滩血泥,根本就拦不住。
 
    “我们走!”拓跋族老祖见状,不再多说,迅速带着人离去,再也不敢追击。
 
    那辆古战车发光,载着火灵儿横空而去,符文交织,宛若雷电在闪烁,无人敢阻,眨眼消失在天际尽头。
 
    这个方向,补天阁数百位门人成功突围而去,全是人皇所赐。
 
    远处,小不点发呆,而后捶胸顿足,“大胖子”的父亲在那里,早知道的话,真该向那个方向突围。
 
    结果,他慢了一步,背后是无尽乱军,前方一片空旷。
 
    “我逃!”
 
    他再次冲入人群中,开始冲杀,寻到了补天阁另一路人马。
 
    这是一场混战,也是一场大杀劫,多年来仅见,小不点他们一路逃亡,已远离补天阁,但始终胶着,无法摆脱追兵。
 
    天空中,有一群凶禽在追杀,地上有无数的人影与庞然大物在追击,这是一场惨战。
 
    他不知道别人是否突围成功了,但他们这一股人马却越发的危险,初时雷祖慕炎领军,而后不知道大战到了怎样的地步,人群散开,又分成了十几小股。
 
    这一路上,也不光都是追杀者,也有人援手,如一些王侯,他们曾经将子弟送入补天阁,在这里得到洗礼,欠下一份人情。
 
    一些人被他们救,脱离战场。
 
    但小不点相当的倒霉,一次也没有遇上,路途中见到了几次,都是眼睁睁的看着,与那些人擦身而过。
 
    “熊孩子,我看你向哪里逃!”后方,传来大吼声,有人专门盯住了他,竟然从人群中杀来,径直追向他。
 
    “是四大族的人!”他心头一震,极速逃遁,道:“大红别装了,赶紧走!”
 
    在他的旁边,除却清风外,还有两头怪兽,皮毛光亮,凶残无比,竟是大红鸟与二秃子,它们穿着兽皮,一路狂奔,怕被空中的一群凶禽给盯上。
 
    因为,在空中飞行比在地面更可怕,有一群极其厉害的强者在横扫天空,就是为了防止他们快速逃走。
 
    又是一场大追杀,小不点他们跳上大红鸟的背,让它在低空飞行,亡命飞逃。
 
    半个时辰后,他们暂时摆脱追击,但大红鸟却也差点被人给撕掉,一群凶禽追杀,比四大家族的人更凶残。
 
    庆幸的是,而今它的速度极快,超过那些人。
 
    “不行,我要休息,不然要废掉了!”大红鸟一头扎在地上,赶忙疗伤。
 
    这里肯定远离了战场,早已看不到空中的大战,大半日的时间过去了,不知道灰发老人怎样了。
 
    突然,一道乌光出现,而后锵的一声,一柄断剑落下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